澳門牙刷牙膏價格交流組

梭哈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手机版:擁有一個高智商的寶寶,是什么樣的體驗?

舞動時代 2018-06-25 09:10:12

德州扑克和梭哈一样吗 www.eebuj.com

溫馨的小屋里,迷蒙著小眼準確地跨過地上的物體,小腳一舉把房門踹開,大聲地朝里面的人喊道:溪溪,你今天要去公司報道!說完話,可愛的小男孩再一次瞇著眼睛原路返回,地上的遮擋物也再一次被他準確的避開。

被推開的臥室門里,睡姿毫無形象可言的女人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長發披散在后背,遮住了后背的風光。

五分鐘后——

“糟了糟了!女人從床上跳起來,隨意拿起地上的睡袍遮住身體,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進了浴室。

手里拿著牙刷擠好了牙膏就沖進兒童房,朝里面的人怒道:“安子晏小朋友,昨天是哪個王八蛋說今天叫醒我的?”

小男孩正兒八經地仰面躺在床上,連雙眼都沒睜開。

安溪惱火,正想沖上去跟他理論一番,安子晏這時候識趣地開口了。

“我叫你了。說完話,似乎是不想看到母親這個模樣,側過身子用背對著她。

安溪瞇著眼回想,手中的動作沒有停下,牙膏沫漸漸在嘴中多了起來。

“是哦,你怎么叫我的?

安子晏不耐煩地將話重復了一遍,安溪在原地愣了三秒鐘,大罵出口:“我今天一定把你送進學校,最好是讓小學妹追著你往家里跑,死小孩你必須得學會怎么尊重家長!”

安子晏對安溪的威脅絲毫不放在心上,朝她擺擺手,以那種打發人的態度再次讓安溪想掐死這個從她肚子里出來的小鬼。

六年前,安溪被初戀男友拋棄,在酒吧一夜宿醉,與一個高級MB發生關系,丟了初夜,接著母親病逝,她來到美國姑媽家,在那里生活了四個月才對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有了疑慮,一直以為是因為肥胖沒有注意過的安溪在同學的質疑下進了醫院檢查。

別人是有了孩子要死要活一定要打掉,安溪是沒得選擇必須得生下來,因為她的肚子已經顯懷了。

強行墮胎會讓她的生命也到盡頭,為了自己的人生著想,安溪不得不生下這個孩子。

“家長?溪溪你哪天存款上的錢有我的多了你再跟我扯家長論吧,別跟我說話了,昨晚我看股票看到了凌晨,現在是補眠的時間,冰箱里有早餐,你熱熱就好了。

對于安溪口中的家長一詞,安子晏是頗有意見的。

那張怎么看都是十七八歲未成年的臉,出去了叫她媽估計都能嚇跑一條街的人。

他可不想被人當成是動物園里的猴子被人參觀,自然也成媽咪的稱呼改成了溪溪。這讓安溪非常惱火,明明是她生的兒子,為什么性格和她有這么大的差異?

想起安子晏的父親,安溪下意識的打了個顫栗,這種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好了。反正她也不虧,家里的錢是兒子賺的,她去工作也不過是為了不想在家給他當黃臉婆。

安子晏要是知道母親的這番嘀咕,估計是會氣到不行。

從他開始走路起,他媽就從來沒管過他的伙食,反而是他來養她。十指不碰陽春水的人,怎么會有黃臉婆一說?

等安溪都收拾好了,穿著得體的職業裝走進了兒子的房間,輕輕地在他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語氣溫柔得不像之前在門口大有跟兒子打一架的氣勢。

“寶貝,早安,媽咪去上班了。

進了莫氏集團,首先去人事部報道,安溪不知道為什么她應征的明明是經理秘書,到了今天安排的卻是總裁助理秘書了。

看著人事部經理沒有停過的嘴巴,安溪把想問的話吞回了肚子里。

一向樂觀的她也沒有想太多,直直拿著人事部簽署過的文件到達了頂層辦公室,敲開了秘書部的門。

經過介紹,她了解到了秘書部的老大是尼克多,法國標準的浪漫男士。

“今天我先帶你熟悉環境,下星期開始你就要正式上手了,這樣有問題嗎?

安溪無言微笑。

進了總裁辦公室,安溪瞪著眼前正看著她的男人,愣了良久,然后一臉的不敢置信又望了眼尼克多。

停頓數秒,對不起我要辭職。安溪說完直接轉身走人。

回國來的第一份工作竟然就直接碰見了六年前那晚的MB男人,她的運氣到底有多背?

莫凌風和尼克多面面相覷,前者將手中的鋼筆放下,蹙眉看著尼克多面無表情問道:我認識她?他剛才從那雙眼眸里看到了隱藏著的憤恨,那張清秀的小臉充滿了厭惡。

尼克多聳肩,戲謔道:我很負責人地告訴您,我并沒有見過這個女人,您的私生活我一向不太了解,但是我想您六年前從醫院回來之后,也不會太記得以前發生過的事情了?!?/p>

六年前莫凌風不知道什么原因飆車趕往機場的方向,卻在半路出了車禍,腦袋受到重傷。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搶救,性命是拉了回來,但是卻不記得了所有的事情。

當時這個事件雖然極力被莫氏家族壓了下來,但是業內的人還是知道一些內情的。

這也是為什么近幾年來,原本狂傲不羈的男人突然性情大變,像是一夜之間經歷了許多似的。

“把人叫回來?!蹦璺綺煥砘崮崢碩嗟牡髻?,在筆記本上劃上一筆,提醒自己月底要記得扣尼克多的獎金。

等尼克多從秘書室找到正收拾著東西的安溪,又花了將近三十分鐘的時間和她講理,才把一臉不情愿的安溪帶到了莫凌風面前。

食指輕叩一塵不染的桌面,莫凌風細細打量面前的女人。

合身的套裝將她的身材展露無遺,沒有化妝的臉顯得很是干凈,而且看起來讓人十分舒服。

眉眼都很精致,特別是那雙靈動的眼眸,只看一眼仿佛就能讓人感覺到浩瀚的宇宙似的。

被莫凌風打量著的安溪十分不舒服,不耐煩地開口說道:“請問你有什么事?”她實在不愿與這男人有過多的接觸,深交了不只是她得不到好處,就連她兒子可能都被這人搶過去。

已經習慣了被兒子當成女兒養的安溪,不可能會習慣沒有兒子的生活。

聽出了女人話里不耐,莫凌風肯定地說道:我以前見過你。

這話一出,安溪身子一凜,但還是強裝鎮定地解釋道:我這種容貌放大街上一抓一大把,您怕是認錯人了。

“不,我記得你。莫凌風的語氣很肯定,一向強勢的他此刻有種迷茫的感覺,但是又抓不住這迷茫的源頭是什么。

安溪抬頭瞪了他一眼,不情愿地開口:我沒見過你!邪了門了,早知道不聽那小子的話回來了,沒事跑來工什么作啊,讓兒子好好養享享天倫之福多好??!

天生的勞碌命!安溪暗暗斥自己。

而她親愛的兒子安子晏這時候從床上起來到廚房喝水,看到洗碗池上的幾個碗,嘴角抽了下。

未完待續...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后續精彩情節
Copyright ? 澳門牙刷牙膏價格交流組@2017